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学鹏的博客

经济评论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资深型媒体民工,现为《21世纪经济报道》高级编辑。经常在黑暗中回忆自己的优点,在阳光下反思人类的缺陷。

网易考拉推荐

重建北川的地理学考量  

2008-05-28 16:12:14|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有消息传出,在汶川大地震中遭遇“夷为平地”之祸的北川很可能异地重建,原来的北川县城旧址将保留现状,作为地震教育基地。这是明智的,因为根据这次地震的震波能量走向和断裂带分布,可清晰地了解到北川几乎处于“断裂带的能量峰值点”(尽管汶川南部是地震的爆发点),它遭遇的是近乎于“撕碎”的惨痛。另外,余震将此起彼伏地围绕着震源和断裂带展开,从地震中期预报的角度看,目前北川的地理位置是具有较高风险的。 

  世界上大多数遭遇地震的灾后重建一般都在“原址”上开展。这主要是由城镇形成的经济地理学意义所决定的。在工业时代以前的城镇地理大多依赖于历史造就的人居生活群落和环境协调路径的考察,一个城镇定居点就意味着一个周边生活圈的形成,民众对其的“群落关系生长”和“要素自洽模式”产生高度依赖性。而工业时代产生的产业分工、要素集聚效应导致了更为强烈的“地理固化”特征,使得“另寻址搬迁”变得越发不经济和不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遭遇地震灾害的工业化程度高的城镇最好的灾后重建策略就是不要“迁址”。例如工业城市唐山,它在1976年的大震后也曾经讨论“迁址”问题,但最终还是原址重建,只不过在重建中进行了较大的区域规划修正,比如将工业区“划到”新区、降低了原来断裂带的工业安排,同时大幅度提高了房屋的抗震性。但是对于那些遭遇地震的工业化程度很低的城镇来说,重塑其城镇生活圈并不具有非常强烈的“地理固化”特征,尽管这一“另觅城址”的行为也是要付出很大成本的,但是,却不存在严厉的“锁定性约束”。 

  实际上,“另觅城址”尽管不普遍,但也是有一些例子的。比如中国新疆乌恰古城,处于活跃的地震带上,过去多次遭遇地震攻击,但恪守历史路径原则,乌恰一直屡毁屡建,直到1985年那次惨烈的7.4级地震后,人们开始发现乌恰旧城是建在松软的古河床上(甚至可以放大地震的攻击)。最后通过行政区划的改变,将乌恰侧迁5公里,选择地基较稳的地带重建,虽然这一搬迁行动颇为头疼,但其未来效益也甚为可喜,因为在1996年,该地带又遭遇6.4级地震来袭,乌恰新城安然无恙。 

  由于汶川地震所处的龙门山地震带基本上是呈现出“北西向”,即北起青川向南西经北川、茂县、大邑至泸定附近。于是北川的重建移动方向,我们认为,应倾向于在原北川的“东南”方,同时,这也可以降低地震带来的水坝破坏产生的对新北川的威胁。 

  北川重建,除了将“地上(房子)建结实、地下(地质)搞清楚”外,还要重视一些潜在威胁。四川是中国水电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可开发量就占中国的1/4以上。但是,四川的地震地质环境并不乐观,历史上记录四川因地震引起的山崩阻塞河道形成重大次生水灾害的例子比比皆是。而四川现在的水利水电建设呈现出在高烈度地区、高速度建设、高坝水库的“三高”状态。北川的重建乃至川滇地震的“分区分级”防卫体系都要考虑这一特点。汶川地震给我们的启示是,中国城市化战略、能源战略以及区域经济战略不仅要接受经济地理学的检验,更重要的是,也要接纳地质地理学的约束。 
  评论这张
 
阅读(7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