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学鹏的博客

经济评论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资深型媒体民工,现为《21世纪经济报道》高级编辑。经常在黑暗中回忆自己的优点,在阳光下反思人类的缺陷。

网易考拉推荐

格瓦拉的遗产  

2008-07-17 17:48:48|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切·格瓦拉诞辰80周年,近日古巴、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国发起一系列悼念活动。而文艺界也有一些欢欣鼓舞的活动,例如索德伯格的电影《切·格瓦拉》发行、格瓦拉书籍的热销(例如《摩托车日记》的重新风行)等等。

  这尊20世纪最具消费趣味的浪漫革命者头像、这位拒绝异化的领袖、驾驶摩托车的漫游者、嗜血的游击大师、体制的出走者(“告别”古巴)、偏执的反美主义者、放弃荣华的穷人守护者,他的死亡如同人间耶稣的蒙难,形成一种心灵的宗教和灵魂的景观。向他致敬的头纹刺青遍布在底层英雄的肌肤上、向其毁谤的文字纠缠于极端自由主义者的笔尖、向其榨取剩余价值的商业从来没有放弃这一盈利模式的延续。

  实际上,讨论这些汗牛充栋式的陈旧的格瓦拉“符号消费学”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它忽略了更为迫切的“人学”的观念。我们并不希望把格瓦拉树立为一种偶像和精神体系,而是希望借助他的力量,从中获得更为合理的社会理解,进而为当下提供一些必要的信念资源。格瓦拉的“血统论”是他所有言论中最高贵的精神资源。

  格瓦拉的“血统论”并不是那种亚细亚生产方式国家的血统论(例如印度的种性)。在我们看来,出版的《格瓦拉语录》中仅仅有一二句闪光,那就是,“只要有任何不义,都使人产生最强烈的愤怒,而我怎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

  事实上,更为丰富的格瓦拉“血统论”故事是这样的,当然这也是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一个居住摩纳哥的妇人,也叫格瓦拉,她自作多情地给格瓦拉写信,调情式地认为她可能会跟这位相貌俊美的革命者是亲戚,共享一族血脉。格瓦拉给她回信写道:“老实说,我不知道我的祖先曾经藏在哪个角落,他们可能早就一贫如洗地离开,来到这里。我不认为我们是亲戚,但是我们一族有一个血统上的记号:每逢社会上横行不义的时候,你若是愤慨得浑身发抖、并愿意冷静地周旋,那么你就是我的亲戚,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们是一个血统。”

  这恰是格瓦拉最丰沛的“人学”遗产,这项遗产同激烈的手段无关、同浪漫的取道无关、同学术的路径与理念无关、同出身和阶层姿态无关,仅仅同“人的意义”有关。这是一种对待权势压迫冷静而血性的看法、这是一种对待社会互动和发展的良性认知,这是关于对“底线伦理”悄悄地守卫,这是一种清洁的仇恨观。

  恰恰是这一血统论为格瓦拉的出走古巴赋予了一种并非目的论上的浓重而伟大的色彩,诗人西川描述了这种离去的色彩:切·格瓦拉决定离去/从皮革沙发旁,从花里胡哨的小说旁/他将从此进入一个悲剧他并不知晓/在国家银行他已沉默了一星期/他点数阳光里的粒粒尘埃/他听到了鳄鱼吃人的声音/这个被大地担心的人决定重返大地/不辨血型的蚊子正在等待吮吸他的血/只有营地上空的月亮干净,像一所小学/谣言消逝于耳畔,有点清冷/首先燃烧的是帽子,然后是头发和思想/首先死去的是虫鸣,然后是血滴和庄稼/切·格瓦拉,底片上的英雄/决定结束他的哮喘病/他从敌人中挑选出惊惶的刽子手/这就是大地所担心的人:诵诗的美男子/拥有简单的原则,却是铁的原则。

2008.6.18
  评论这张
 
阅读(12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