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唐学鹏的博客

经济评论

 
 
 

日志

 
 
关于我

生于70年代,资深型媒体民工,现为《21世纪经济报道》高级编辑。经常在黑暗中回忆自己的优点,在阳光下反思人类的缺陷。

网易考拉推荐

让“消失的女人”出现  

2008-09-04 14:58:30|  分类: 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的男女比例失调问题正在“严厉地”困扰着中国社会,120:100的畸形出生性别比使得2015年的中国适婚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将多出3000万,这是一个峰值,很多人口学家故作乐观地认为,峰值过后,女人就会多起来,但是我们对这种乐观表示谨慎的怀疑。从微观的角度,可以窥见这种不期而至的严重性。近日市场上一些咨询机构陆续发布的SNS网站用户报告来看,男女比例大约是62.1%和37.9%。当然,毫无疑问,男人比女人更喜欢上交友网站,扣除掉此因素,仍然会相差10个点,逼近CNNIC公布的男女网民比例(即53.6%和46.4%)。
  男女性别“缺口”一直是一个制度问题,但往往被解释成文化问题。我们认为,正常的男女人口比例应该是105:100,多出来的微小缺口可以用文化和社会伦理(重男轻女)来解释,但面对120:100(印度则更高),却不由得产生疑惑。1990年印度的森教授提出了“消失的女人”命题:跟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印度等国少了整整1亿女性。 
  更令人吃惊的是,“消失的女人”并不是出现在B超可以探测胎儿性别的时代,在B超技术发明之前就非常明显地存在,而在B超技术面世后,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对胎儿性别的提前探测,也存在显著的“消失的女人”效应。“消失的女人”宛如一个不受控制的魔咒。 
  一些经济学家试图用一些外生变量来解释“消失的女人”,就像很多经济学家用技术冲击来解释社会贫富差距拉大问题(他们认为,新技术带来人力资本增值产生资本新贵,从而拉大基尼系数)。例如极其聪慧的女学者Emily Oster认为亚洲突出的“消失的女人”问题很大程度上归咎于亚洲的乙肝病毒问题,因为有医学证明,携带乙肝病毒的母亲更容易生儿子(中国是世界乙肝大国)。也就是说,基因在病毒的作用下扼杀了一些潜在出生的女人,而不是社会扼杀了这些女人。但这一流行的外部变量冲击的解释方法很快就失灵了,因为其他学者在台湾地区用相似的方法检验,得不出同样的结果,而Emily Oster不得不对中国的案例重新做了细致的研究,最后,她推翻了自己的“外部冲击”结论。 
  有趣的是,女学者钱楠筠跟Oster相反,她认为是社会制度导致的产出效率产生了“消失的女人”,她在自己的论文中讲述了“女孩的经济地位决定了女孩活下去的概率”。她采纳了1979年的中国两大组相似家庭的数据,一组家庭是种茶的,而另一组不是。她发现种茶组的女孩存活要远远高于非种茶组的。要知道小女孩在茶叶的采摘上心灵手巧远胜男性,钱的研究非常恰当地证明了“消失的女人”根源在于女孩所带来的经济产出太低了,整个社会有责任提高女性的生产回报率。 
  我们认为,性别比例失调的根源在于性别间不同的生产回报。在中国处于制造业大国的阶段,男性整体上的生产回报一般是高于女性的,这会倒逼地走向“消失的女人”之路。现在需要的是,要在性别上进行资源倾斜,例如在教育上,整个社会应对女孩实施更大的资源注入,但同时要防止对女性的资源偏向会被家长“挪用”到男性身上。我认为,其实最简单的一个方法是让男人和女人享受不同的个人所得税率,在同一工资水平下,女人所缴纳的个人所得税要低于男性——尽量缩小男女间的个人的经济回报,这才是解决男女比例失调的一个重要路径。
  评论这张
 
阅读(1594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